当前位置:义满园历史网首页 > 文史百科>正文

孔子 孟子曾跟从孔子的后人子思学习

发布时间:2019-03-09 19:42:08
点击: 13
点击:

儒家是先秦时期由孔子创立的一个学术派别;儒学是儒家学派所持的理论观点和思想体系.孔子本人是流落民间的「儒」,他以自己的礼制,六艺知识,即礼,乐,射,御,书,数,传授弟子,创立了以仁,义,礼,智为基本范畴的思想体系,教人做有道德修养的君子.他的学说在春秋时代,发展成一个强大的学派,被称为「儒家学派」:「儒」在古代指以教书相礼等为职业的人.在西周以前,「儒」是官府的官员,身份崇高,他们掌管教化,通习礼乐道艺.西周末年,周王室衰落,社会秩序崩溃,「儒」丧失原有地位,流落民间.由于他们掌握某种专业知识和技能的专家,凭自己一技之长,以教书,相礼谋生,成为社会上最早一批从事自由职业的文化人.他们有专门的服饰,具备多元化的技能和专业,例如看风水,操办丧事等。

在秦代以前,儒家思想的代表人物是孔子,

孟子

和荀子,三位是儒家学说的重要人物,他们都想通过提倡某些政治理想,令举国上下产生守礼爱人的思想,希望国民透过自我省察,达到爱人的目标,从而使社会和谐稳定.孔子主张透过「仁」,「守礼」等伦理道德来恢复社会秩序;孟子主张回复人本来的善性,并加以发扬光大,便可以成就各种德行;荀子则认为人性本来是恶的,必须通过礼法,使各阶层的人安守本份,社会才会安定。

春秋时代,周王室的力量和权威日渐衰落,周礼的法制不再受到诸侯贵族的尊重,他们公然违反周礼,不仅以下犯上,篡s夺位,甚至互相攻伐,社会秩序混乱.孔子十分痛心,于是决心提倡周礼,力求恢复西周初期的太平盛世.「仁」是孔子儒家学说的核心,它是天地之间的大道理,圣人的德行.简单地说,「仁」就是爱人。

是儒家学说的重要经典:所述的是仁义本体理论,所记是修养方法,两者是密不可分的,孟子曾跟从孔子的后人子思学习,是继孔子之后儒家的代表人物之一,后世尊称他为「亚圣」.孟子认为人的本性是善良,要发扬善性,必须修身立命.仁,义,礼,智等各种善德在人身上皆有根芽,只要人们竭力求善,就能拥有善德,否则会带来恶行.人人都可通过修心求善,成为圣人.在孟子心目中,人际关系主要可分为君臣,父子,兄弟,夫妇和朋友五种,这就是人伦关系中的「五伦」?

文王之什。

在中国历史上,儒家思想曾受法家,道家或道教及佛教的挑战,但儒家思想仍然屹立不倒.无论人们用「阳儒阴法」,「儒道互补」,或用「三教并立」来指称中国文化,都少不了一个「儒」字,儒家对于现代中国社会仍有巨大影响,儒学在海外的影响非常大?文王之什 ︰文王大明绵棫朴旱麓思齐皇矣灵台下武文王有声,生民之什 ︰生民行苇既醉凫假乐公刘泂酌卷阿民劳板?荡之什 ︰荡抑桑柔云汉嵩高烝民韩奕江汉常武瞻卬召旻,文王在上于昭于天周虽旧邦其命维新.有周不显帝命不时文王陟降在帝左右!

孔子

孔子

孟子

孟子

孔子

亹亹文王令闻不已陈锡哉周侯文王孙子,文王孙子本支百世凡周之士不显亦世;世之不显厥犹翼翼思皇多士生此王国,王国克生维周之桢济济多士文王以宁,穆穆文王于缉熙敬止假哉天命有商孙子.商之孙子其丽不亿上帝既命侯于周服;侯服于周天命靡常殷士肤敏裸将于京,厥作裸将常服黼冔王之荩臣无念尔祖,无念尔祖聿修厥德永言配命自求多福;殷之未丧师克配上帝宜鉴于殷骏命不易,命之不易无遏尔躬宣昭义问有虞殷自天。

明明在下赫赫在上天难 斯不易维王。

天监在下有命既集文王初载天作之合?

上天之载无声无臭仪刑文王万邦作孚,天位殷适使不挟四方;挚仲氏任自彼殷商来嫁于周曰嫔于京,乃及王季维德之行大任有身生此文王,维此文王小心翼翼昭事上帝聿怀多福:厥德不回以受方国,在洽之阳在渭之涘文王嘉止大邦有子,大邦有子天之妹文定厥详亲迎于渭!造舟为梁不显其光,有命自天命此文王于周于京,缵女维莘长子维行笃生武王,保右命尔燮伐大商,殷商之旅其会如林;矢于牧野维予侯兴,上帝临女无贰尔心,牧野洋洋檀车煌煌驷騵彭彭,维师尚父时维鹰扬?凉彼武王肆伐大商会朝清明.绵绵瓜瓞?

爰始爰谋爰契我龟。

其绳则直缩版以载作庙翼翼。

柞棫拔矣行道兑矣!

予曰有疏附予曰有先后。

民之初生自土沮漆?古公亶父陶复陶穴未有家室:古公亶父来朝走马,率溪水浒至于岐下,爰及姜女聿来胥宇:周原膴膴堇荼如饴,曰止曰时筑室于兹:迺慰迺止迺左迺右!迺疆迺理迺宣迺亩,自西徂东周爰执事,乃召司空乃召司徒俾立室家,捄之陾陾度之薨薨,筑之登登削屡冯冯,百堵皆兴鼛鼓弗胜.迺立皋门皋门有伉,迺立应门应门将将;迺立冢土戎丑攸行:肆不殄厥愠亦不陨厥问,混夷兑矣维其喙矣,虞芮质厥成文王蹶厥生,予曰有奔奏予曰有御侮,芃芃棫朴薪之槱之济济辟王左右趣之。

济济辟王左右奉璋奉璋峨峨髦士攸宜?淠彼泾舟烝徒楫之周王于迈六师及之;倬彼云汉为章于天周王寿考遐不作人.追琢其章金玉其相勉勉我王纲纪四方,瞻彼旱麓榛楛济济岂弟君子干禄岂弟,瑟彼玉瓒黄流在中岂弟君子福禄攸降,鸢飞戾天鱼跃在渊岂弟君子遐不作人;清酒既载牡既备以享以祀以介景福,瑟彼柞棫民所燎矣岂弟君子神所劳矣,莫莫葛藟施于条枚岂弟君子求福不回!

惠于宗公神罔时怨神罔时恫!

作之屏之其菑其翳修之平之其灌其栵?

则友其兄则笃其庆载锡之光。

思齐大任文王之母思媚周姜京室之妇?大姒嗣徽 则百斯男;刑于寡妻至于兄弟于御于家邦?雍雍在宫肃肃在庙不显亦临无射亦保.肆戎疾不殄烈假不瑕不闻亦式不谏亦入.肆成人有德小子有造古之人无「怿去⺼右加⺶」誉髦斯士.皇矣上帝临下有赫监观四方求民之莫.维此二国其政不获维必四国爰究爰度;上帝耆之憎其式廓乃眷西顾此维于宅,启之辟之其柽其椐攘之剔之其其柘!帝迁明德串夷载路天立厥配受命既固,帝省其山柞棫斯拔松柏斯兑!帝作邦作对自大伯王季维此王季因心则友.受禄无丧奄有四方;维此王季帝度其心貊其德音,其德克明克明克类克长克君。

无矢我陵我陵我阿无饮我泉我泉我池!

王此大邦克顺克比比于文王其德靡悔.既受帝祉施于孙子:帝谓文王无然畔援无然歆羡诞先登于岸,密人不恭敢距大邦侵阮徂共,王赫斯怒援整其旅以按徂旅,以笃于周祜以对于天下!依其在京侵自阮疆陟我高冈,度其鲜原居岐之阳在渭之将:万邦之方下民之王,帝谓文王予怀明德不大声以色不长夏以革,不知不识顺帝之则.帝谓文王询尔仇方同尔兄弟!以尔钩援与尔临冲以伐崇墉,临冲闲闲崇墉言言执讯连连攸馘安安,是类是是致是附四方以无侮,临冲茀茀崇墉仡仡:是伐是肆是绝是忽四方以无拂。

下武维周世有哲王三后在天王配于京。

昭兹来许绳其祖武于万斯年受天之祜。

经始灵台经之营之庶民攻之不日克之!经始勿亟庶民子来,王在灵囿麀鹿攸伏麀鹿濯濯白鸟翯翯;王在灵沼于牣鱼跃?虡业维枞贲鼓维镛于论钟鼓于乐辟痈,于论钟鼓于乐辟痈鼍鼓逢逢蒙瞍奏公,王配于京世德作求永言配命成王之孚!成王之孚下士之式永言孝思孝思维则,媚兹一人应侯顺德永言孝思昭哉嗣服,受天之祜四方来贺于斯万年不遐有佐!文王有声;文王有声遹骏有声遹求厥宁遹观厥成,文王烝哉,文王受命有此武功既伐于崇作邑于丰。

筑城伊淢作丰伊匹匪 其欲遹追来孝。

王后烝哉。

生民之什?

诞弥厥月先生如达。

王公伊濯维丰之垣四方攸同王后维翰,丰水东注维禹之绩四方攸同皇王维辟,皇王烝哉,镐京辟痈自西自东自南自北无思不服!考卜维王宅是镐京维龟正之武王成之;武王烝哉!丰水有芑武王岂不仕诒厥孙谋以燕翼子,厥初生民时维姜嫄;生民如何克禋克祀以弗无子,履帝武敏歆攸介攸止,载震载夙载生载育时维后稷。

诞置之隘巷牛羊腓字之。

鸟乃去矣后稷呱矣。

蓺之荏菽荏菽旆旆。

茀厥丰草种之黄茂?

恒之秬秠是获是亩?

胡臭亶时后稷肇祀。

不坼不副无菑无害,以赫厥灵上帝不宁;不康禋祀居然生子?诞置之平林会伐平林,诞置之寒冰鸟覆翼之,实覃实訏厥声载路.诞实匍匐克岐克嶷以就口食!禾役穟穟麻麦幪幪瓜瓞唪唪,诞后稷之穑有相之道,实方实苞实种实褎实发实秀实坚实好实颖实粟,即有邰家室,诞降嘉种维秬维秠维糜维芑,恒之糜芑是任是负?以归肇祀,诞我祀如何或舂或揄或簸或蹂,释之叟叟烝之浮浮,载谋载惟取萧祭脂取羝以「车犮」:载燔载烈以兴嗣岁.卬盛于豆于豆于登,其香始升上帝居歆。

昭明有融高朗令终令终有俶公尸嘉告。

庶无罪悔以迄于今,敦彼行苇牛羊勿践履方苞方体维叶泥泥,戚戚兄弟莫远具尔或肆之筵或授之几,肆筵设席授几有缉御或献或酢洗爵奠斝:醓醢以荐或燔或炙嘉淆脾臄或歌或咢,敦弓既坚四鍭既钧舍既然均序宾以贤,敦弓既句既挟四鍭四鍭如树序宾以不侮,曾孙维主酒醴维醹酌以大斗以祈黄.黄台背以引以翼寿考维祺以介景福!既醉以酒既饱以德君子万年介尔景福.既醉以酒尔淆既将君子万年介尔景明;其告维何笾豆静嘉朋友攸摄摄以威仪.威仪孔时君子有孝子孝子不匮永锡尔类。

其类维何家室之壶君子万年永锡祚胤?其胤维何天被尔禄君子万年景明有仆.其仆维何厘尔女士厘尔女士从以子孙!凫在泾公尸来燕来宁尔酒既清尔淆既馨,公尸燕饮福禄来成!凫在沙公尸来燕来宜尔酒既多尔淆既嘉:公尸燕饮福禄来为!凫在渚公尸来燕来处尔酒既湑尔淆伊脯,公尸燕饮福禄来下;凫在「⻆豕」公尸来燕来宗既 于宗福禄攸降.公尸燕饮福禄来崇!凫在亹公尸来止熏熏旨酒欣欣燔炙芬芬,公尸燕饮无有后艰;假乐君子显显令德宜民宜人受禄于天。

干禄百福子孙千亿穆穆皇皇宜君宜王。

迺埸迺疆迺积迺仓。

何以舟之维玉及瑶鞞琫容刀?

迺陟南冈乃觏于京。

保右命之自天申之,不愆不忘率由旧章,威仪抑抑德音秩秩无怨无恶率由群匹:受禄无疆四方之纲,之纲之纪燕及朋友百辟卿士媚于天子:不解于位民之攸,笃公刘匪居匪康,迺裹糇粮于橐于囊思辑用光,弓矢斯张干戈戚扬爰方启行,笃公刘于胥斯原,既庶既繁既顺迺宣而无永叹!陟则在巘复降在原:笃公刘逝彼百泉瞻彼溥原!京师之野于时处处于时庐旅于时言言于时语语,笃公刘于京斯依.跄跄济济俾筵俾几;既登乃依乃造其曹。

笃公刘既溥且长既景迺冈。

相其阴阳观其流泉其军三单。

度其隰原彻田为粮。

泂酌彼行潦挹彼注兹可以濯罍。

岂弟君子民之攸。

岂弟君子俾尔弥尔性似先公酋矣。

有冯有翼有孝有德以引以翼。

执豕于牢酌之用匏,食之饮之君之宗之:度其夕阳豳居允荒,笃公刘于豳斯馆;涉渭为乱取厉取锻,止基迺理爰众爰有!夹其皇涧溯其过涧!止旅迺密芮鞫之即,泂酌彼行潦挹彼注兹可以饎?岂弟君子民之父母,岂弟君子民之攸归,泂酌彼行潦挹彼注兹可以濯溉,有卷者阿飘风自南:岂弟君子来游来歌以矢其音!伴奂尔游矣优游尔休矣,尔士宇昄矣亦孔之厚矣,岂弟君子俾尔弥尔性百神尔主矣?尔受命长矣岪禄尔康矣:岂弟君子俾尔弥尔性纯嘏尔常矣?岂弟君子四方为则!卬卬如圭入璋令闻令望,岂弟君子四方为纲,凤皇于飞其羽亦集爰止,蔼蔼王多吉士维君子使媚于天子!

民亦劳止汔可小康惠此中国以绥四方。

无纵诡随以谨无良式遏寇虐憯不畏明。

凤皇于飞其羽亦傅于天,蔼蔼王多吉人维君子命媚于庶人.凤皇鸣矣于彼高冈梧桐生矣于彼朝阳,「⺪奉」「⺪奉」萋萋雍雍喈喈!君子之车既庶且多君子之马既闲且驰,矢歌不多维以遂歌:柔远能迩以定我王?民亦劳止汔可小休惠此中国以为民逑,无纵诡随以谨怓式遏寇虐无俾民忧!无弃尔劳以为王休:民亦劳止汔可小息惠此京师以绥四国;无纵诡随以谨罔极式遏寇虐无俾作慝!敬慎威仪以近有德,民亦劳止汔可小愒惠此中国俾民忧泄,无纵诡随以谨丑厉式遏寇虐无俾正败,戎虽小子而式弘大!民亦劳止汔可小安 惠此中国国无有残,无纵诡随以谨缱绻式遏寇虐无俾正反。

天之方虐无然谑谑老夫灌灌小子蹻蹻。

天之牖民如埙如篪如璋如圭如取如携。

怀德维宁宗子 城无俾城坏无独斯畏。

王欲玉女是用大谏!上帝板板下民卒瘅出话不然为犹不远,靡非管管不实于亶犹之未远是用大谏;天之方难无然宪宪天之方蹶无然泄泄:辞之辑矣民之洽矣辞之怿矣民之莫矣,我虽异事及尔同僚我即尔谋听我嚣嚣,我言维服勿以为笑先民有言询当刍荛?匪我言耄尔用忧谑多将熇熇不可救药:天之方懠无为夸毗威仪卒迷善人载尸;民之方殿屎则莫我敢葵丧乱蔑资曾莫惠我师,携无曰益牖民孔易民之多辟自无立辟,价人维蕃大师维垣大邦维屏大宗维翰!敬天之怒无敢戏豫敬天之渝无敢驱驰。

曾是在位曾是在服。

天不湎尔以酒不义从式。

昊天曰明及尔出王昊天曰旦及尔游衍,荡荡上帝下民之辟,疾威上帝其命多辟;天生烝民其命匪谌,靡不有初鲜克有终;文王曰咨咨女殷商,曾是强御曾是掊克,天降慆德女兴是力.而秉义类强御多怼,流言以对寇攘式内,侯作侯祝靡届靡究?女炰烋于中国敛怨以为德:不明尔德时无背无侧;尔德不明以无陪无卿;既愆尔止靡明靡晦,式号式呼俾昼作夜,如蜩如螗如沸如羹?

小大近丧人尚乎由行。

匪上帝不时殷不用旧。

质尔人民谨尔侯度用戒不虞。

内奰于中国覃及鬼方.虽无老成人尚有典刑,曾是莫听大命以倾,人亦有言颠沛之揭!枝叶未有害本实先拨,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,抑抑威仪维德之隅人亦有言靡哲不愚!庶人之愚亦职维疾哲人之愚亦维斯戾;无竞维天四方其训之有觉德行四国顺之.訏谟定命远犹辰告敬慎威仪维民之则!其在于今兴迷乱于政颠覆厥德荒湛于酒.女虽湛乐从弗念厥绍罔敷求先王克共明刑,肆皇天弗尚如彼泉流无沦胥以亡,夙兴夜寐洒扫廷内维民之章,修尔车马弓矢戎兵用戒戎作用蛮方。

视尔友君子辑柔尔颜不遐有愆。

辟尔为德俾臧俾嘉淑慎尔止不愆于仪!

慎尔出话敬尔威仪无不柔嘉: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,无易由言无曰苟言莫扪朕舌言不可逝矣:无言不雠无德不报惠于朋友庶民小子,子孙绳绳万民靡不承,相在尔室尚不愧于屋漏无曰不显莫予云觏,神之格思不可度思矧可射思:不僭不贼鲜不为则投我以桃报之以李。

彼童而角实虹小子,荏染柔木言缗之丝温温恭人维德之基,其维哲人告之话言顺德之行.其维愚人覆谓我僭民各有心,于乎小子未 知臧否匪手携之言示之事!匪面命之言提其耳借曰未知亦既抱子;民之靡盈谁夙知而莫成.昊天孔昭我生靡乐视尔梦梦我心惨惨,诲尔谆谆听我藐藐匪用为教覆用为虐。

于乎小子告尔旧止听用我谋庶无大悔。

四牡旟旐有翩乱生不夷靡国不泯。

君子实维秉心无竞谁生厉阶至今为梗。

如彼溯风亦孔之僾民有肃心荓云不逮。

借曰未知亦聿既髦,天方艰难曰丧厥国取譬不远昊天不忒,回遹其德俾民大棘,菀彼桑柔其下侯旬捋采其刘.瘼此下民不殄心忧,仓兄填兮倬彼昊天宁不我矜,民靡有黎具祸以烬于乎有哀国步斯频,国步蔑资天不我将靡所止疑云徂何往,忧心殷殷念我图宇我生不辰逢天僤怒;自西徂东靡所定处多我觏痻孔棘我圉,为谋为毖乱况斯削告尔忧恤诲尔序爵,谁能执热逝不以濯其何能淑载胥及溺,好是稼穑力民代食稼穑维宝代食维好?

维此惠君民人所瞻秉心宣犹考慎其相!

人亦有言进退维谷!

大风有隧有空大谷维此良人作为式榖。

维彼不顺征以中垢。

天降丧乱灭我立王蟊降此贼稼穑卒痒,哀恫中国具赘卒荒靡有旅力以念穹苍:维彼不顺自独俾臧自有肺肠俾民卒狂:瞻彼中林甡甡其鹿朋友以谮不胥以榖:维此圣人瞻言百里维彼愚人覆狂以喜!匪言不能胡斯畏忌?维此良人弗求弗迪维彼忍心是顾是复,民之贪乱宁为荼毒,大风有隧贪人败类听分则对诵言如醉,匪用其良覆俾我悖,嗟尔朋友予岂不知而作入彼飞虫时亦弋获:既之阴女反予来赫,民之罔极职凉善背为民不利如云不克。

民之未戾职盗为寇凉曰不可覆背善詈。

倬彼云汉昭回于天王曰于乎何辜今之人!

旱既大甚蕴隆虫虫不殄禋祀自郊徂宫。

大命近止靡瞻靡顾群公先正则不我助。

父母先祖胡宁忍予。

民之回遹职竞用力?虽曰匪予既作尔歌,天降丧乱饥馑荐臻靡神不举靡爱斯牲;圭璧既卒宁莫听我?上下奠瘗靡神不宗后稷不克上帝不临,耗「怿去⺼右加⺶」下土宁丁我躬,旱既大甚则不可推兢兢业业如霆如雷,周余黎民靡有孑遗昊天上帝则不我遗;胡不相畏先祖于摧,旱既大甚则不可沮赫赫炎炎云我无所,旱既大甚涤涤山川旱魃为虐如惔如焚!我心惮暑忧心如熏群公先正则不我闻,昊天上帝宁俾我遁。

嵩高维岳骏极于天维岳降神生甫及申。

旱既大甚黾勉畏去胡宁瘨我以旱憯不知其故,祈年孔夙方社不莫昊天上帝则不我虞;敬恭明神宜无悔怒;旱既大甚散无友纪鞫哉庶正疚哉冢宰,趣马师氏膳夫左右靡人不周无不能止,瞻卬昊天云如何里,瞻卬昊天有嘒其星大夫君子昭假无赢:大命近止无弃尔成何求为我以戾庶正,瞻卬昊天曷惠其宁,维申及甫维周之翰四国于蕃四方于宣:亹亹申伯王缵之事于邑于谢南国是式?

王遣申伯路车乘马我图尔居莫如南土。

王命召伯定申伯之宅登是南邦世执是功,王命申伯式是南 邦因是谢人以作尔庸?王命召伯彻申伯土田王命傅御迁其私人:申伯之功召伯是营有俶其城寝庙既成,既成藐藐王锡申伯四牡蹻蹻钩膺濯濯.锡尔介圭以作尔宝往「⻊兀」王舅南土是保,申伯信迈王饯于郿申伯还南谢于城归,王命召伯彻申伯土疆以峙其弧式遄其行,申伯番番既入于谢徒御。

周邦咸喜戎有良翰,不显申伯王之元舅文武是宪,申伯之德柔惠且直揉此万邦闻于四国:吉甫作诵其诗孔硕其风肆好以赠申伯?天生烝民有物有则民之秉彝好是懿德,天监有周昭假天下保兹天子生仲山甫,仲山甫之德柔嘉维则令仪令色小心翼翼,古训是式威仪是力天子 若明命使赋:王命仲山甫式是百辟缵戎祖考王躬是保,出纳王命王之喉舌赋政于外四方爰发.肃肃王命仲山甫将之邦国若否仲山甫明之。

韩侯受命王亲命之缵戎祖考无废朕命?

既明且哲以保其身夙夜匪解以事一人,人亦有言柔则茹之刚则吐之;维仲山甫柔亦不茹刚亦不吐!不侮矜寡不畏强御?人亦有言德輶如毛民鲜克举之.我仪图之维仲山甫举之爱莫助之,衮职有阙维仲山甫补之,仲山甫出祖四牡业业征夫捷捷每怀靡及:四牡彭彭八鸾锵锵王命仲山甫城彼东方,四牡八鸾喈喈仲山甫徂齐式遄其归?吉甫作诵穆如清风仲山甫永怀以慰其心.奕奕梁山维禹甸之有倬其道?夙夜匪解虔共尔位朕命不易,干不庭方以佐戎辟。

其赠维何乘马路车笾豆有且侯氏燕胥。

四牡奕奕孔修且张!韩侯入觐以其介圭入觐于王,王锡韩侯淑旗绥章簟茀错衡;玄衮齿舄钩膺镂鞟鞃浅幭鞗革金厄,韩侯出祖出宿于屠显父饯之清酒百壶.其淆维何炰鳖鲜鱼其蔌维何维笋及蒲:韩侯取妻汾王之甥蹶父之子,韩侯迎止于蹶之里,百两彭彭八鸾镪镪不显其光:诸娣从之祁祁如云韩俟顾之烂其盈门,蹶父孔武靡国不到为韩「女吉」相攸莫如韩乐,韩乐韩土川泽訏訏鲂鱮甫甫麀鹿噳噳,有熊有罴有猫有虎庆既令居韩「女吉」燕誉?溥彼韩城燕师所完以先祖受命因时百蛮。

王锡韩侯其追其貊奄受北国因以其伯,实墉实壑实亩实籍献其貔皮赤豹黄罴,江汉浮浮武夫滔滔匪安匪游淮夷来求,既出我车既设我旟匪安匪舒淮夷来铺,江汉汤汤武夫洸洸经营四方告成于王?四方既平王国庶定时靡有争王心载宁;江汉之浒王命召虎式辟四方彻我疆土.匪疚匪棘王国来极于疆于理至于南海;王命召虎来旬来宣文武受命召公维翰。

虎拜稽首对扬王休作召公考天子万寿!

明明天子令闻不已矢其文德洽此四国。

无曰予小子召公是似肇敏戎公用锡尔祉!厘尔圭瓒秬鬯一卣告于文人锡山土田;于周受命自召祖命虎拜稽首天子万年,赫赫明明王命卿士南仲大祖大师皇父,整我六师以修我戎既敬既戒惠此南国,王谓尹氏命程伯休父左右陈行戒我师旅.率彼淮浦省此徐土不留不处三事就绪,赫赫业业有严天子王舒保作匪绍匪游?徐方绎骚震惊徐方如雷如霆徐方震惊,王奋厥武如震如怒进厥虎臣阚如虓虎?铺敦淮濆仍执丑虏截彼淮浦王师之所,王旅如飞如翰如江如汉如山之苞!

如川之流绵绵翼翼不测不克濯征徐国?王犹允塞徐方既来徐方既同天子之功.四方既平徐方来庭徐方不回王曰还归,瞻卬昊天则不我惠孔填不宁降此大厉;邦靡有定士民其瘵蟊贼蟊疾靡有夷届?罪罟不收靡有夷瘳,人有土田女反有之人有民人女覆夺之:此宜无罪女反收之彼宜有罪女覆说之,哲夫成城哲妇倾城懿厥哲妇为枭为鸱?妇有长舌维厉之阶乱匪降自天生自妇人,匪教匪诲时维妇寺,鞫人懠忒谮始竟背岂曰不极伊胡为!如贾三倍君子是识妇无公事休其蚕织!天何以刺何神不富舍尔介狄维予胥忌。

池之竭矣不云自频泉之竭矣不云自中!

不吊不祥威仪不类人之云亡邦国殄瘁,天之降罔维其优矣人之云亡心之忧矣,天之降罔维其几矣人之云亡心之悲矣,觱沸槛泉维其深矣心之忧矣宁自今矣?不自我先不自我后藐藐昊天无不可巩.无忝皇祖式救尔后:旻天疾威天笃降丧瘨我饥馑民卒流亡!我居圉卒荒:天降罪罟蟊贼内讧昏椓靡共溃溃回遹!实靖夷我邦,皋皋訿訿曾不知其玷:兢兢业业孔填不宁我位孔贬,如彼岁旱草不溃茂如彼栖苴.我相此邦无不溃止:维昔之富不如时维今之疚不如兹,彼疏斯粺胡不自替职兄斯引,溥斯害矣职兄斯弘不我躬。

昔先王受命有如召公!日辟国百里今也日蹙国百里,于乎哀哉维今之人不尚有旧。

关键词标签孔子  孟子  
我要说两句
热门推荐
类似文章
推荐链接
最新更新